Site Overlay

因为一颗安全芯片二手MacBook不好卖了

苹果对于第三方维修行为的严打是出了名的,不管是 iPhone、Mac 电脑抑或是其它配件设备,官方都建议消费者前往授权门店解决设备故障,而不是自行拆机或是交给第三方动手。

在设计产品时,苹果也会使用包括梅花螺丝在内的大量定制组件,以及采用高度一体化设计,提高拆机和破解的门槛,也在系统内植入了严格的检测手段。

在硬件之外,用户端其实也有一些关系。Josh Bumstead 在接受 Motherboard 采访时就表示,很多用户在出售设备时,本身就忘了重置设备这个步骤,导致很多回收回来的 Mac 电脑还残留着大量个人资料。

这其实和之前我们报道过的废弃 iPhone 情况类似。2019 年,美国电子回收和翻新企业 The Wireless Alliance 接受 iFixit 采访时就表示,他们每个月都会销毁 4000 台~6000 台 iPhone,而不是将它们重新翻新,回流到二手市场中。

“如果这台 Mac 是被 DEP 注册管理的,又恰好没有被清理干净,等下一个用户拿到设备后,就会出现相关的弹窗提示,只要不登录它就会一直显示,那么买家肯定会对这台设备的来源和出处产生质疑。”

那些没有配备 T2 芯片的 Mac,还可以靠外部手段擦除硬盘,重装系统,但如果碰到了 T2 芯片的设备,又恰好联系不上第一卖家,最终又只能做拆解处理,这也直接影响了二手设备的流通性。

核心原因在于 MacBook 内置的芯片。事实上自 2018 年的新款 MacBook Pro、iMac Pro 以及 Mac mini 起,苹果就在设备中集成了一颗 T2 安全芯片,本身是苹果为了保护个人隐私和设备安全才出现的,以阻止用户或者第三方私自更换 Mac 的配件或是清除数据。

不过这些要求仅仅是文字注明,总会有用户会遗漏或没有执行,而回收商也只有在拿到设备后才能知道设备的情况。

如今,不管你是选择苹果官方的 Apple Trade In 换购计划,亦或是像闲鱼上的第三方回收机构,它们均会要求你在寄送设备前,先自行删除所有数据,并登出账号,确保回收设备是完全初始化状态的。

这也是为什么,第三方维修商或是回收商很难对废弃的 MacBook 做数据清理。办法不是没有,但流程往往很繁琐,所以一些商家更多是将它们拆解处理。

其中一名代表叫做 Josh Bumstead,他在 Twitter 上发布了一张照片,表示手头上有大量堆积的回收 MacBook,但他却不能拿到二手交易市场处理。

不过,Josh Bumstead 这样的中小型回收商却对这类设备十分头疼。他称很多公司都有处理废弃电脑的习惯,但总会忘记对这些设备进行重置,导致他们只能一台台设备进行排查,找出这些 DEP 设备然后再要求原公司注销。

15日,新京报记者从陈艳平舅舅前同事处获悉,其舅舅张峰曾任(原)烟庄乡党委书记,于2012年2月调任冠县审计局担任局长。聊城市政府2008年公布的《聊城市2007年度对外开放和招商引资工作先进单位先进个人名单》显示,张峰于2007年已担任(原)烟庄乡党委书记。

原因就在于,用户在将 iPhone 提交给回收商时,都没有进行完全重置,或是退出 Apple ID,一旦回收商无法联系到用户,这些设备就只能被拆解成零件,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当时 John Bumstead 也称,规模较小的第三方回收商、服务商基本都在亚马逊的禁售范围内,如果想要获得苹果授权,那么就得花数百万美元去购买苹果的库存,要不就是成为苹果的授权经销商。这对于像他这样在家从事维修工作的个体户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资产负担。

根据苹果官方文档的介绍,凡是配备了 T2 芯片的 Mac 电脑,都会在开机时启用“安全启动”功能,以确保 Mac“始终从合法、经过认证的系统中启动”。

Josh Bumstead 希望苹果能改变某些做法,重新审视设备的可维修性和可重用性等问题,让回收而来的旧 MacBook 可以被修复或是二次出售,而不是让它变成只有苹果或专业维修人员才能进行处理的设备。

如果你尝试在搭载了 T2 芯片的 Mac 上进行任何类型的硬件修改,则会激活一个“硬件锁”,这个锁只能通过专门的苹果授权修复软件来解除。

“我本来想做一些负责任的事,先清掉设备上残留的用户数据,但苹果没能给我这个机会,所以我只能选择直接拆解、销毁这些价值 3000 美元一台的 MacBook 电脑,并以每台 12 美元的报废价处理,这件事真的很讽刺。”

不过这些要求仅仅是文字注明,总会有用户会遗漏或没有执行,而回收商也只有在拿到设备后才能知道设备的情况。

“我们不可能把一台带有用户数据的设备拿去卖,但除非你有原用户的登录密码,不然这台 MacBook 对我而言就是一块废铁而已。”

目前,烟庄街道办已与顶替者陈艳平解除聘用合同,冠县纪委监委正对其立案审查。

陈艳平父亲离开冠县商业局后,经营了福星商贸公司。

新京报此前报道,顶替者家人曾通过中间人协商解决此事,但双方未谈拢。中间人称,陈艳平的父亲以前在冠县商业局工作,后下海经商。

去年,苹果曾做出让步,尝试在美国地区推行新的产品维修计划。只要符合资质的第三方维修商,无论体量大小,都可以向苹果申请、购买正规零部件及配套服务,此举也被视为是苹果维修政策的一次重大调整。

工商资料显示,陈艳平父亲陈巨鹏和他人还合伙开了一家市政工程公司,持股比例为48%。陈巨鹏的合伙人刘先生称,自己是公司实际负责人,陈巨鹏在公司不负责具体工作,只是股东身份。

若非如此,那些保护得很好的老设备,在经过翻新处理后依旧可以卖出相当好的价格。而这些灰色渠道则提供了一个低门槛进入苹果生态圈内的机会,也满足了预算有限的用户对于低价苹果设备的需求。

二手 MacBook 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苹果的设备注册计划(DEP)。 它原本是一个面向企业和教育帐户的功能,主要能让注册组织在批量购买电脑后,能简化这些设备的软件部署,方便进行统一管理。

但对于回收和翻新产品策略上,苹果依旧持严格态度。比如苹果就与亚马逊达成了协议,严禁未经官方授权的第三方卖家在亚马逊出售全新或二手的苹果产品,使得一部分卖家只能转移到 eBay、沃尔玛等其它电商平台。

另外,T2 芯片还内置了专用的 AES 加密引擎,主要用来保护 SSD 硬盘上的数据。所以,就算你直接把硬盘拆下来,再插到另一台 Mac 上,依旧不可用,因为一旦你启用这块硬盘,机器内的 T2 芯片就已经和它牢牢绑定了。

想要改善苹果与第三方商家之间的关系,依旧前路漫漫。

新京报记者拨通张峰的电话,但接电话的是其儿子,对方称,其父亲正在就陈艳平顶替他人上学一事接受谈话。

但这种“软硬件封闭”的策略也引发了不少争议。最近,一些笔记本电脑回收商就因二手 MacBook 的数据清除问题而陷入了苦恼。

在一体化设计的潮流下,很多其它类型的小型电子设备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难维修和拆解。只要它们内置的锂电池寿命耗光,基本就意味着设备的生命走向终结,哪怕是其它零部件依旧可以正常工作。

从个人角度看,苹果采取较为严格的安全措施也无可厚非,初衷还是为了“不留后门”,以便在设备丢失或被盗时确保数据安全。何况在个人隐私方面,苹果也一直是重视有加。

新京报记者调查获悉,陈艳平父亲离开冠县商业局后,经营了一家商贸公司。多名当地人介绍,10年前,陈家的福星商贸公司在当地颇为有名。新京报记者多次联系陈艳平父母,但对方均已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