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2020年将发布超过10款5G手机小米要豪赌5G时代

文|周霄 高级研究员

3月31日晚,小米发布2019Q4财报。从2019Q2开始,小米就反复在电话会议中强调其对于5G做了十分充足的准备,并多次提到希望5G能为小米带来强劲增长。这一季度的电话会议中提到,其在2020年将会全力推进5G,发布超过10款各种价位的5G手机。

如果疫情影响下,国内5G基站的建设速度被拖慢了,那么消费者对5G的需求也会延期。更多购机用户还是会选择4G网络,小米手里的牌已经是4G少、5G多了,此时4G既有库存或许会跟不上。此外,5G手机的长期压货也会占用大量资金。企业若要迎合当前市场需求,或许拿不出足够钱来加大4G产量。这就会使得5G的前期准备成为疫情期间的企业运营累赘。

所以,小米对5G看似过度的布局,事实上是希望凭借先发优势,在中国,或者北美、日韩这些非优势地区拿到更大的蛋糕。

单从小米的数据来看,其似乎真的在为5G时代花钱、雇人、囤货。那么这些举措相比其他手机厂商来说,算不算筹谋在先?

这或许暗示着,为迎接5G的到来,小米花了更多的钱,雇了更多的员工用于研发。而这一暗示也很明显的表现在其存货数据中。根据小米财报,2019Q4其存货同比增长了10.5%,占营收比上升至57.7%。可以发现,与研发费用占营收比的增长规律相似,同样是从2018Q4开始,小米的存货占营收比迅速增加。

我们前面提到,小米高层从2019Q2开始就反复在电话会议中强调,其对5G手机做了充分的准备。那么这个“准备”究竟是荷枪实弹,还是虚晃一招?我们可以从其财报一探究竟。

但如果疫情能在短期内结束,小米或许是那个仅有的拥有5G手机存货的厂商,并且可以凭借这一先发优势在2020年打响5G的第一枪。

5丨过去24小时世卫组织收10.6万例病例报告,创单日新增数量最高

但不能忽视的是,由于疫情对整个经济环境造成了不可逆的创伤,多家企业取消奖金、降低员工薪资。更何况5G在目前来说,对大部分用户并非刚需,消费者在2020年对新手机的需求和购买力或许会下降,小米这5G的第一枪或许打的不如预期中那么响亮。

据俄罗斯新冠病毒防疫官网发布的信息,截至当地时间20日10时35分,在过去24小时内全俄新增新冠肺炎病例8764例,累计确诊308705例。5月20日,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在俄政府抗击新冠病毒协调委员会视频会议上表示,俄罗斯的疫情形势日趋稳定,疫情对俄医疗卫生机构的压力已经达到峰值。近三天的数据显示,俄罗斯新增患者增长速度放缓。俄罗斯成功避免了疫情大规模蔓延和爆炸性增长。

截止2020年2月底,全国范围内着急“先尝螃蟹”的人已靠近3000万,其中移动5G用户已达1540万。三大运营商的大规模建设、用户的极速增长都意味着中国马上就要迎来一轮5G洪流。

除了在研发层面花更多钱,小米还雇用了更多的研发人员。截止2019Q4,小米有8848名研发人员,占总员工比为48.86%,是7个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平

这说明传音控股在2018年消耗了大量既有原料用于生产3/4G手机,而这些在2018年大量生产的3/4G手机保证公司在2019Q2有了充足的库存,于是其生产放缓。如果传音对2020年的5G有着充分的准备,其2019Q2的存货结构应该类似于小米:原材料、在制品大幅提升,而制成品(即传音的库存商品)占比下滑。

疫情会不会为小米5G筹谋泼一盆冷水

那么小米到底为5G做了多少准备,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会不会给小米的蓄势待发浇上一盆冷水?

我们认为,小米此前在其优势地区(印度、西欧等)竞争的更多是3/4G市场,凭借高性价比拿到了更多的份额。然而,2020年小米为5G手机做的一切准备或许不能在这些竞争优势地区打响第一枪。原因在于,印度和西欧市场仍处于4G的普及或者高潮阶段,他们并没有为5G市场做好最初的基站准备。

4丨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秋北:尽快堵塞香港国家安全漏洞

小米之于5G,算不算起了个大早

据央视财经,记者从云南省应对新冠肺炎影响大幅增加名额开展基础教育学校和医疗卫生机构专项招聘优秀高校毕业生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云南省决定拿出42870个名额面向全国开展基础教育学校和医疗卫生机构专项招聘,比原计划增加24500名,以此促进大学生就业。本次招聘对象为2020年全国应届高校毕业生,包含择业期内未落实工作单位的高校毕业生,其中基础教育学校教师有32870名,医疗卫生机构医护人员10000名,医疗卫生机构专项招聘还包含2020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结业但还未落实工作单位的人员。

这说明在2020年,5G的主战场将会集中在中国、日韩、北美这三个4G渗透率更高的国家。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过去24小时世卫组织收到10.6万例病例的报告,这是自疫情爆发以来新增数量最大的一天。将于5月29日启动新冠疫情技术平台;对会员国在疫苗、诊断和药物方面“消除所有障碍”作出承诺表示欢迎。 ​

由于西欧、印度的手机市场仍处于4G时代,其对5G的扩展并不像日韩、中国这些处于4G时代末端的地区一样积极。

其实在财报中,存货与营收之间的关系能够很好的反应企业对未来销售的预期。举个简单的例子,楼下超市平时的月销售额为10万元,每月存货2万元,存货占营收比为20%。2月春节到来前,老板预估销量会大幅上涨,那么他就会在1月囤积大量商品。而1月销量仍为10万元,但由于预期销量上涨,存货达到5万元,此时存货占营收比就是50%。

这个逻辑对小米的存货占应收比上升来说,就是企业预估2020年5G手机的销量将会激增,于是为即将到来的爆发期准备了更多的存货。

根据统计,截止2019H1,日韩地区4G普及率最高,占比超过九成、其次为北美(71%)、澳大利亚(66.4%)和中国(63.1%)。而西欧的4G手机占比为57.6%,仅相当于中国2016年的普及水平,正处于4G的高潮阶段。而东南亚、南亚的4G渗透率均不超过15%,仍处于普及阶段。

2丨大规模招聘,面向应届生!云南招聘4.28万个事业编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会联合会(工联会)会长吴秋北表示,“我想香港社会安宁,肯定会引起‘两会’与会者的关注,相信代表们都会就止暴制乱提出各自建议,我个人也有一些想法,要尽快为香港在国家安全方面堵上漏洞。”

这就要说回我们一开始提到的小米全球市场份额和5G主战场的问题了。由于种种原因,国内市场或者欧美、日韩手机市场对性价比的需求似乎不如印度等强烈,再加上这些地区的激烈竞争,小米一直没有拿到更高的市场份额。国内市场份额一直徘徊在12%左右,2019Q4仅为9.3%,其在北美和日韩市场中的份额远不如三星、苹果、联想等,处于五大厂商之外。而我们前面提到,5G最初的主战场恰恰是小米没有优势份额的地区。

从存货占营业收入比来看,苹果的数据在2018Q3之后呈现明显下降,2019Q4下降到了4.5%,是12个季度以来的最低值。这从一定程度上说明,2019年的苹果似乎并没有为新技术的到来囤积更多的新产品。此外传音控股尚未发布2019年报,但从2018年数据来看,存货占营收比是在逐渐下降的。

根据小米财报,其研发费用占营收比在2018Q4之后明显上升,2019Q4上涨到了4%,是2017Q2以来较高的水平。此外,2018Q2以来其研发费用同比数据一路下降,2019Q3出现反弹,同比增长了32.5%,Q4同比稍有下降但仍高于Q2水平,增长值为26.9%。

不论是崛起于2013年的4G、还是2020年即将到来的5G洪流,对手机厂商来说,是否开发新产品顺应技术潮流,是否能在某个地区推广新产品,从根本上都取决于当地网络基站的建设程度。

相比其他手机厂商来说,小米财报确实表明其对5G时代的到来有着一定的准备。但疫情的到来拖慢了基站的建设,也延缓了一切消费与资金回笼的速度。如果疫情一直持续下去,小米的高原料、低制成品存货或许会成为一个非常棘手的累赘。

通过对比我们已经发现,小米确实为5G手机做了充分的准备。但为什么传音、苹果这些同行似乎对5G兴趣不大呢?小米为新网络时代的准备是不是过度了呢?

然而,与国内5G的推进速度相比,欧洲方面目前只有德国拿出了相应的5G网络建设规划,其表示将会在未来3年内建设4万余个基站。这个数量比国土面积仅占其1/3的韩国足足少了6倍,根据目前韩国运营商的规划,将会在韩国的85个城市中,建设大约23万个5G网络基站,实现覆盖93%的人口。

小米的主要优势国家印度似乎对5G的推广也没有太大兴趣,其移动运营商协会表示,由于频谱不足和基础价格过高,移动运营商可能会将5G网络部署至少推迟5年。

根据工信部统计,截至去年底,我国5G基站建设有13万个,今年预计建成55万个。2020年,国内三大运营商5G相关的资本开支预算合计达1803亿元,同比增长逾3倍。如果加上中国铁塔约170亿元的5G资本开支预算,四家基础电信企业2020年将拿出近2000亿元来建设5G。广州作为全国5G基站数量第一的省份,2019年已经建成了3.6万座。2020年还预计投入500亿元新6万座5G基站,覆盖全省90%以上的人口。

制成品(即已经制造完成的手机)的同比下降意味着,小米在这一季度对既有的4G手机存货稍有清空;原材料和备品备件的同比增速说明,小米为新款囤积了大量的材料,比如5G手机的核心元件“射频器件”;而原料准备充足的同时,小米也在这一阶段加大了产量,可以在未来5G需求增长时提供足够的成品准备,这表现在制品(即正在生产的半成品手机)的同比大幅增长中。

2020年的5G初战场集中在中国、日韩和美国,这对准备充分的小米来说或许会是打开新优势局面开端。然而疫情让5G的到来时刻蒙上了一层不确定,小米能否第一个吃到螃蟹还要等待时间的检验。

再看传音详细的存货情况,与小米存在很大的差异。从存货同比增长看,传音的在制品(即生产过程中的半成品手机)存货于2018年激增,涨幅达到167.7%,其余原材料、库存商品和委托加工物(委托外部厂商加工的原材料或者半成品)的占比都在下降。从存货结构看,传音2019Q2涨幅最大的是库存商品,此外在制品和委托加工品都有所下降。

3丨俄总理:俄罗斯迎来疫情拐点

而在存货结构中,很明显的是,制成品同比增长从2019Q1开始迅速下降,Q4甚至负增长5.7%。同时,原材料、在制品、备品备件2019Q4的同比增长数据较前几个季度均在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