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信息量巨大!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科技水平世界最高的美国为何反科学言论盛行

7月2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科技水平世界最高的美国 为何反科学言论盛行》。以下为全文:

科学问题政治化、各种反科学的荒唐事,在疫情下的美国频频上演。

(一)8月18日至9月9日,大屯北路由天辰东路与大屯北路交叉口(不含)至湖景东路与大屯北路交叉口(不含);天辰西路由国家体育场北路与天辰西路交叉口(不含))至大屯路与天辰西路交叉口(不含);天辰东路由大屯路与天辰东路交叉口(不含)至科荟南路与天辰东路交叉口(不含),禁止所有车辆和行人通行。途径车辆和行人可绕行北辰东路、北辰西路、科荟南路、北四环路。

但不管社会面向如何不同、科学知识的真理性如何变化,受访专家均认为,秉持科学理性态度,仍然是现代社会的必需,特别是在遇到疫情等急需专业知识去应对的重大危机时,更应如此。

据国家邮政局统计,全国快递业务量从1月份的低位运行,2月份快速恢复、转为正增长,到5月份以来逆势增长、增速同比超过四成,创2018年2月以来新高。

此外,政治认同也能影响人们对科学话题的认知。例如,气候变化、疫苗接种等议题经常引起美国民众较大的争论。很多保守派就认为,科学家(自由派)渲染气候变化是为了扩展政府职能、“侵害”个人自由。不少美国人把自由看得比什么都重,戴口罩、“居家令”、限制社交距离等这些专业的防控意见,被不少美国人认为“不可接受”。

“从未见过科学被政治影响如此之深!”

前不久,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坦言,“在这个国家的一些人群里,存在一种普遍的反科学、反权威、反疫苗情绪。相对来说,这一比例高的惊人”。

7月14日,美国疾控中心4位前主任发文称:从未有哪位总统像特朗普这样将科学政治化

在郑永年看来,当前美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产阶级占比缩小,贫富差距拉大,社会分化日趋明显,社交媒体兴起(反智言论在自媒体上大行其道)等,进一步助长了社会中非理性、反科学的倾向。

这些因素背后实际反映出美国社会的撕裂。“所以,现在有所谓‘两个美国’的划分,精英的、城市的、华尔街的美国和草根的、普通大众的、乡村小镇的美国,两者有着迥异的美国精神图景。对于后者来说,往往对于现代化、全球化都持有一种否定的态度,这本身就有一种反智的意味在里面。”刁大明说。

美国精英教育和平民教育存在很大差别,多数中下层平民接受的基础教育质量不佳,相关知识积累有限,其中不乏对科学、人文等基本常识缺乏了解掌握。

“如果追根溯源的话,反智主义传统甚至可以追溯到美国立国前清教徒来到美国。”刁大明介绍,英国清教徒、欧洲其他白人移民到北美大陆后,发现欧洲的一些传统、一些经验未必能够解决北美大陆的事情,这奠定了美国本土实用主义的哲学思想,即重视实践知识、不看重书本知识。任何不能立刻应用的思想,不能产生实效的理论,对很多美国人来说都没有意义。这种“实用主义价值观”极端化了,就容易产生对于“专业科学”的蔑视。

北京顺丰为学子提供“云寄递、云仓储”服务,专门针对毕业生提供中小件专业存储服务,可以实现随时存、随时取、随时寄。目前,已经帮助58所高校累计10万名学子完成行李寄递,在6月30日一天突破了1万单。

“今年特朗普的反科学言行实际上是他过往一贯态度的延续,有着相当的受众基础,只不过在疫情下进一步催化。”专家表示。

郑永年认为,世界各国抗疫成绩不一的因素有很多,但如何处理政治与科学之间的关系,无疑是一个最为核心的问题。

所谓“清洁”,蛮横霸道。从单方面挑起对华贸易摩擦,到屡屡打压中国科技企业,美方层出不穷打压中国企业动作的背后,是一种逆时代而行的思维逻辑。即在全球化时代倒行逆施,编织“反华铁幕”,鼓动对华“脱钩”,幻想以此解决美国自身面临的问题。可惜,这种自己生病却让别人吃药的做法,分明是病急乱投医,不仅伤害了别人,而且绝无可能治好自己的病。

刁大明分析,一方面特朗普为了连任竞选,寻求“亮眼”的经济和就业数据,重启经济成了当务之急,秉持科学态度和社会良知呼吁加强防控的科学家,自然就成了白宫的“眼中钉”;另一方面,特朗普的这种做法,也同支持他的选民基本盘有关。“既然共和党面对大量的反智主义选民,对科学常识没有那么尊重、希望能够尽快重启经济,那么特朗普敢于肆无忌惮表现出无知和莽撞的一面,也就可以理解了。”

早在当选总统前,特朗普就曾公开质疑科学,还暗示气候变化是一个骗局。在内华达州共和党初选中赢得高中或以下教育水平的人当中57%的票数之后,特朗普更是直接宣告,“我热爱教育程度低的人”。

过去两周,美国平均每天新增超6万例, 30余个州的新增病例呈上升趋势,尤具代表性的是包括佛罗里达州、得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在内的“阳光地带”。这些州的共和党州长紧随白宫脚步,迅速重启经济以助选情,造成确诊病例和住院人数急剧上升。

国家、社会是复杂的、带有多种面向的,既有理性科学的一面,也有非理性、反科学的一面存在。

在21世纪的今天,全球化浪潮浩浩汤汤,不可阻挡。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理应平等互惠,以合作而不是脱钩来推动两国关系的发展,并为这个世界承担起应尽的责任。某些美国政客该认识到,出于一己私利,煽动对抗,甚至诱拉其他国家选边站队的做法,只会招致国际社会的反感和担忧,并终将为此付出代价。

所谓“清洁”,无根无据。无论是蛮横封杀TikTok和微信,还是四处游说盟友在5G网络建设中禁用华为及中兴设备,美国政府打压中国科技企业不择手段,却始终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来证明这些中国企业“损害美国国家安全”。仅凭一套“莫须有”的说辞,便滥用国家力量,朝中国企业胡乱挥舞“大棒”,美国此举不仅破坏了公平的国际贸易规则,也损害了自由的全球市场环境,无异于赤裸裸的抹黑与霸凌。

“民主与科学以前一直被认为是一对。”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向记者表示,这次疫情深刻表明,科学很容易受到政治认同、民主观念的影响。相当一部分美国民众,当他们认为科学伤害了“民主”的时候,选择的是所谓“民主”与“个体自由”。

国家邮政局推动快递企业与电商企业进行业务对接,畅通合作机制;鼓励企业积极采用互联网用工等方式,解决企业招工难问题。快递企业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创新推广定点收寄、智能箱投递、预约投递等模式,努力为广大用户提供安全便捷的服务。

疫情发生后,美国疾控中心接连遇到及时预警被无视、公开警告遭打压、合理建议被否决等“怪现象”,地位不断被边缘化。

“美国出现的反科学、反知识、反智倾向并非近期才有,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上是长期存在的;美国一些政客对科学的蔑视也不是从今年开始的。”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刁大明告诉记者。

从另一面看,则是一些政客“直觉优先于专业、政治压倒科学”。

归根结底,美国的所谓“清洁网络”,不过是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借口,实质还在于根深蒂固的对华偏见和陈旧过时的冷战思维。面对蓬勃发展的中国,某些美国政客以为只要挤压中国科技企业生存空间,阻断中外科技交流合作,就能扼杀中国科技发展势头,保住美国的科技霸权。

(作者为本报评论员)

反过来,政治过度而科学不足是很多西方国家政府抗疫不力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任何国家,政治是客观存在的,也不可或缺。但如果政治凌驾了科学,就很难找到有效的方法去挽救老百姓的生命。恢复经济活动也并非没有道理,问题在于如何科学地逐步开放,如何达成政治和科学之间的平衡?

(二)9月5日至9月9日,每日8时至18时,国家体育场北路由北辰东路与国家体育场北路交叉口(不含)至北辰西路与国家体育场北路交叉口(不含);大屯路由北辰东路与大屯路交叉口(不含)至北辰西路与大屯路交叉口(不含),禁止所有车辆和行人通行。途径车辆和行人可绕行北辰东路、北辰西路、科荟南路、北四环路。

《纽约时报》2019年底刊发报道指出,此前三年,科学在美国联邦政府决策中的作用不断被弱化,政治官僚叫停研究项目、削弱科学家影响力,有时还施压研究人员“别乱说话”。

“在我们的集体任期内,无法回忆起一次政治压力导致科学解释发生变化的情况。”当地时间7月14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四位前主任联合在《华盛顿邮报》撰文疾呼,批评特朗普政府用政治绑架防疫。

快递服务聚焦民生所需,连接千家万户。今年上半年,快递业迅速推动复工复产,可谓是“人民有需要、企业有担当、社会有支持、政府有推动”。

受访专家表示,政治凌驾科学背后,是美国的反智主义传统、民粹主义和两党极化政治。

在政府推波助澜下,社会的无知和偏见也被放大。美国各地反“居家令”、反疫苗活动甚嚣尘上,“比尔·盖茨要消灭人类”等阴谋论大肆传播。据《每日邮报》7月11日报道,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名男子认为新冠肺炎是“一场骗局”,特意参加了一场“新冠派对”,想测测新冠疫情是真是假,之后感染病毒丧命。

当广东队其他在场球员和队医上前询问阿联的伤病情况时,只见他脸上狰狞的表情,很难再坚持打完比赛。随后队友试图将阿联抬离场外,但易建联坚持在队友搀扶之下,缓缓走向更衣室。

适应消费新需求,快递的服务功能正在进一步延伸。菜鸟网络有关负责人介绍,菜鸟驿站团购与全国连锁商超合作,为社区居民提供生鲜蔬果、日用百货等丰富的购物选择,目前已在上海、南京、苏州、成都等15个城市开放;菜鸟驿站洗衣依托专业洗衣机构,提供上门取送、超时免单、无条件返洗等服务,在成都、苏州等地上线;菜鸟驿站回收提供生活旧物和快递包装回收服务,居民可支持环保同时获得绿色能量。

今年春天,受疫情影响,上海奉贤农村的不少村民将卖菜的“重任”交给了快递小哥。中通快递奉贤东部网点率先复工复产,快递小哥利用平日给社区居民送快递建立的联系,帮助农户卖出了滞留在地里的蔬菜,也解决了城里居民出门买菜的难题。

“谢谢坚守在一线的快递员,我自购5000份枣阳鲜桃送给全网优秀员工,1000份送给北京的快递员。”6月下旬,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来到湖北枣阳,在田间地头化身主播。这是申通快递推出的公益助农湖北专场,短短两小时,热干面、鲜桃、香菇等多款湖北特产一上架就被“秒光”。

“疫情防控对无接触派送方式的要求,产生了大量快递应用新场景。”顺丰速运有关负责人说,未来顺丰将不断加大智能快件箱、配送机器人、无人机等产品的研发与运用,对末端配送服务不断进行探索提升。

戴上口罩这么简单而有效的科学防疫措施,迟至近日才终于获得特朗普的明确支持。然而,付出的代价已然惨重。

尽管美方说辞冠冕堂皇,然而明眼人一看便知,所谓“清洁网络”计划,站不住脚,不得人心。

应该说,美国就是一个这样有多种面向的典型国家,一些政客和民众存在反智主义倾向,但科学精神和理性主义的力量也很强大。另一方面,科学本身也是包含着非理性因素,“绝对真理的科学并不存在”,对事物的认识在变化,对科学本身的认识也在变化。

一些美国公众在科学常识上的缺乏,也就让特朗普的反科学言行有了他的受众基础。某种程度上,特朗普当初胜选,与其成功将自己塑造成普通人,与知识精英划清界限有很大关系。

目前,邮政快递业年均吸纳就业人数约占全国新增就业总人数2%。小快递拉动大民生,未来,快递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动能将进一步被释放。

国家邮政局普遍服务司司长马旭林表示,快递打通大动脉、畅通微循环,在保障经济正常运转和人民群众基本生活需求方面发挥了“先行官”作用。

“我钦佩美国,是因为那个国家曾经拥有先进科技和人才,但是现在的美国却令人费解,那里的政治氛围诡异,政治领导人并不尊重科学。”日前,《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很多人疑惑:现代化程度最高、科学技术发达的美国,反智主义何以如此盛行?

云答辩、云毕业照、云典礼……2020年夏天,许多高校毕业生迎来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毕业季。各家邮政快递企业纷纷行动,为毕业生提供寄递服务。行李、学位证等物品通过“云寄递”的方式,发往全国各地,解决学生不方便到校的问题。

“有关复课这事再次印证了,从未有哪位总统像特朗普这样将科学政治化。”美国疾控中心4位前主任在评论文章中说,美国民众此时急需专业、明确的防控指南。但不幸的是,疾控中心所制定的防控措施指南却遭到了政府带有政治意味的抨击,给全社会抗击疫情带来了混乱。

再就是,反智主义经历了长时间的发展,各种影响因素很多。二战后美国的麦卡锡主义对知识分子的攻击,宗教狂热运动的兴起,教育两极分化等,都是成因。

从联赛俱乐部到国家队,阿联这些年来回奔波,休赛期很难得到充分的休息。而在本赛季末段,阿联本就带着伤病打完了半决赛,如今却在赛季尾声再次遭遇伤病突袭。中国男篮第一人,我们的“大哥”,相信他一定不会倒下,绝对会完成王者归来!

上述管制时间和道路范围内,公交运营的具体调整安排由公交部门发布公告周知社会。请社会单位及各界群众给予理解和支持,自觉遵照执行。

对抗新冠病毒,理应是一场由科学主导的防疫战争,但是科学为何在美国前所未有地被弱化?

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霍夫斯塔特(Richard Hofstadter)在1963年出版的《美国生活中的反智识主义》著作中,讲述了美国政治、宗教和教育中反智主义的根源。他谈到“从我们的历史开始,我们的民主和民粹主义的冲动就驱使我们拒绝任何带有精英主义色彩的东西。”

陈德军表示,农村市场潜力巨大,此次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助力农产品上行,是积极拓展“快递+”新模式的一次尝试。

以“清洁”之名,行“清洗”之实。某些美国政客真正在做的是妄图复活麦卡锡主义的幽灵,把中美再次拖进冲突与对抗,把世界重新推入动荡与分裂。

在易建联下场之前,他已经为球队在这场生死战中贡献了14分8个篮板,其中第三节他可谓状态神勇,仅一节阿联就4投全中拿到了11分。然而就在广东队起势之际,阿联意外的受伤离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触目惊心。

“科学不能阻碍这件事(复课)。”为施压学校复课,希望学校“全面开放”,在7月16日的记者会上,白宫发言人语出惊人。

科学在现代社会中该处于何种位置?

何为“清洁网络”计划?按照美国方面的说法,即在运营商、应用程序、应用程序商店、云存储、网络电缆等5个方面进行所谓“清洁”,把中国企业从这些领域完全清除出去,以此保护美国电信运营网络和基础设施。

在美国南方一些保守州,宗教文化对人们的思想行为有很大影响。一些教会学校禁止向学生教授与进化论有关的知识。民意调查也显示,34%的美国人完全不相信进化论,而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物种进化是由超自然力量引导的。

然而,历史教训足以证明,人为制造所谓“新冷战”,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更背离世界发展进步的潮流,中国也决不会让这样的阴谋得逞。国际社会也已形成共识,中美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事关中美两国和世界的当下与未来,不希望中美走向对抗冲突。

蔑视科学的“反智主义”在美国由来已久,疫情下更加盛行

所谓“清洁”,贼喊捉贼。众所周知,在网络窃密方面,美国自己满身污迹:“棱镜计划”“方程式组织”“梯队系统”等网络间谍活动后面都有美国的影子;美国在全世界肆意窃听、监控其他国家,甚至连传统盟国的领导人也不放过。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惯犯”,反倒大谈“清洁网络”,还想拉拢盟友入伙,不知底气从何而来?

据统计,早在2月17日,全国快递业务量已经恢复至正常的六成,快递小哥复工到岗人员超过200万人。短短10天后,2月28日,快递业务量恢复至正常的八成,快递小哥复工率达90%。

“如果特朗普政府一开始就重视疫情,采纳世卫组织、美国疾控中心等机构专业人士的防控建议,相信美国疫情会比现在好很多。”刁大明说,各国战疫成绩清晰表明,是不是遵循科学意见,防控效果差别很大。

在易建联走出赛场时,全场球迷高呼他的名字,并一直大喊:“易建联MVP”,仿佛所有人都不希望这一幕上演,每一个人也都希望上帝能够眷顾眼前躺倒在地的英雄。作为中国男篮的代表人物,易建联的受伤,不仅给广东队带来了诸多隐患,也让未来国家队很可能受到影响。目前易建联的伤病情况还没有公布,在这里还是祝愿他能够早日康复。

面对持续恶化的疫情,白宫无视包括CDC在内的卫生机构、组织的意见,一心力推经济重启、学校复课,甚至一度威胁对仅上网课的在美留学生采取签证限制措施,削减未开放学校的联邦教育拨款等。

自8月初重提“清洁网络”计划以来,美国方面不仅点名了包括华为、中国移动等在内的7家中国科技公司,声称正加紧努力从美国数字网络中下架“不可信”的中国应用,并将抖音海外版TikTok和微信列为美国的“重大威胁”,对其采取封杀举措。

“相对于西方国家尤其是英美国家,东亚社会的抗疫很显然是比较成功的,而成功的关键在于东亚政府在抗疫过程中,能够实现科学与政治之间的平衡。”郑永年表示,东亚各国政府在诊断问题和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时,往往不会去诉诸意识形态和政治考量,而是诉诸科学的理性和逻辑。

“实际上,美国社会中科学的力量和反智的力量都有,特朗普只不过为了竞选的政治利益和迎合自身的选民基础,很多时候选择了发动支持他的那一部分非理性的力量,放大非理性的因素,所以才会频频出现反科学言行。”郑永年说。

6月26日,圆通速递河南和北京区域免费接力运送的500多箱爱心蔬菜送到北京市丰台区花乡社区,为居家隔离的社区居民送上爱心蔬菜。近日,北京圆通迅速成立“百人战疫应急服务小分队”,不仅为北京市民做好快递服务,还为社区提供志愿服务。

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说,快递连接产业链和供应链,是企业复工复产的重要基础。看到快递行业的强劲复苏,对中国经济更添信心。

刚刚过去的“618”网购节和端午节,中通快递内蒙古巴彦淖尔网点“战绩”不俗。近千吨面粉、超10万件的瓜子、奶酪、牛肉干等快件,从网点仓库被送往全国各地。“每天面粉都有稳定的发货数据,让人安心。”网点负责人霍承毓说,小麦是当地农民收入的重要来源,面粉销售市场直接影响着农民收入。

特朗普当局一开始对疫情轻描淡写,后又寄希望于某类神奇的武器——疫苗、新药,甚至推荐“消毒剂注射法”,在新闻发布会上大出风头。各种反科学言论持续占据媒体重要位置,专业理性的声音被进一步稀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