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教育部坚决维护在陆台生合法权益在台陆生正当权益也应得到切实保障

教育部港澳台办负责人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教育部高度重视在大陆就读台湾学生情况,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保障台生的合法权益。对于因台湾方面原因而导致在台湾就读的大陆学生无法返台的情况,要求台湾当局切实负起责任,保障陆生的正当就学权益。

疫情发生后,教育部要求大陆各高校精准了解每位在读台湾学生情况,落实属地防疫措施,提醒台生做好自身防护,组织开展线上教学,确保台生健康有保障,“停课不停学”。很多高校还为台生推出了一系列暖心举措,如建立台生健康档案、启动远程心理咨询服务、推出个性化课程、组织摄影绘画及参加社区公益活动等,丰富了台生的学习生活。有的台生还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就近开展社区志愿服务,为居民普及防疫知识,为抗击疫情贡献了自己的力量。目前,在陆台生无一感染。下一步,大陆高校将根据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合理确定开学时间,将台生防疫工作纳入联防联控整体防控机制,确保台生身体健康。

2月6日,台湾当局宣布暂停大陆居民赴台,而台湾各高校已于2月底至3月初陆续开学,使得大多数在台湾就读学历的大陆学生无法正常返校。此举严重损害了在台湾高校就读大陆学生的正当权益。对于近一段时间以来广大陆生的强烈诉求,台湾当局仍漠然处之、无动于衷、听之任之、无所作为。与此同时,台湾有关高校没有为陆生争取到应有的返校就读权利,甚至试图将陆生推出校园、推卸责任。我们敦促台湾当局立即改变针对陆生的不合理限制,不应片面强调防疫而罔顾陆生返校就学权利。在陆生无法返校或延期返校的情况下,台湾有关高校应当重视陆生学杂费及住宿费减免,提升网课开课数量和质量等方面的诉求,采取补救措施,合理解决陆生就学和生活面临的实际问题。

武汉定点医院重症患者治愈率从14%提高到64%

为了降低病亡率、提高治愈率,采取了“四集中”的办法。在武汉确定了11家收治重症危重症患者的定点医院,床位达到了9000多张。这些重症医院,集中了全国90多支国家级、省级医疗队伍,约有13000名高水平医务人员,与当地医务工作者密切配合,重症患者治愈率从14%提高到64%。

2018年5月,第二次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孙义全。孙义全工作室 供图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一代代登山人在不同的时代都在为祖国的发展和体育事业的繁盛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我们赞美登山精神,因为它是取之不尽的宝贵财富,是用之不完的精神食粮。小到我们每个人的学习工作,大到国家层面的疫情防控、脱贫攻坚,都需要登山精神。无论时代怎样变迁,登山精神永远激励我们在强国路上,一起迎难而上,奋勇前行。(完)

北坡攀登路上的三大难关

在1960年登山队攀登珠峰时,还有几名年轻女队员也在随队训练,年轻的女队员潘多也在其中。

下面内容,为孙义全口述,记者整理。

4万余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更需要每一个奋斗者心怀使命、躬身入局。在这60年风雪兼程的历程中,我也有幸参与其中,见证了这段正在进行的历史。我先后于2013年、2018年和2019年三次登顶珠峰。虽然今年由于新冠疫情,所有的民间攀登取消,我未能如期进行人生中已列入计划中的第四次珠峰攀登,但在未来我仍会继续攀登,因为珠峰崭新的高度将会诞生在这次测绘之后,对于我个人而言这个意义是非常深远而厚重的;未来可期,我期待每一次的攀登都像在完成一件全新的作品,思考的同时能继续用双脚丈量这一个个新高程。在我看来,中国登山史就是一部中国人奋发向前、永不服输、挑战命运的当代中国史。

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总体平稳、稳中向好

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

另外,国家卫健委还从湖北以外的其他省(区、市)选派了300多名实验室检测人员、环境卫生与消毒等方面的专业人士,协助湖北省、武汉市开展实验室的核酸检测,对重点场所、特殊场所、公共场所的清洁、消毒、通风进行检查指导。

2020珠峰高程测量的新亮点

整理:上官云 宋宇晟 袁秀月

从零起步的中国登山队

国家卫健委全力推进湖北省武汉市开展社区防控工作,为此提出一系列措施。

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

在这个有特殊纪念意义的日子里,记者与三次成功登顶珠峰的沈阳登山家、艺术家孙义全展开对话,孙义全为我们回顾了中国人60年登顶珠峰的风雪历程。

北坳冰壁是指从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到海拔7028米的C1营地之间、高差近400米的巨大冰壁,那里堆积着深不可测的万年冰雪,是珠峰北坡最危险的冰崩和雪崩路段。

不能盲目乐观,疫情还有卷土重来风险

那时,中国登山队刚刚组建不到5年,甚至没有任何攀登8000米以上山峰的经验,之前登过的最高的山峰就是海拔7556米的贡嘎山。无论从登山经验、技术、理念以及装备、物资等方面远远不足以应对攀登珠峰这一艰巨任务,登山前辈们当年历经的艰险远非我们现在所能想象。

老一代登山家靠着信念和坚持,克服种种困难:进山没有路,从日喀则到珠峰大本营300多公里的路程就慢慢行进,一走就是大半个月;装备不足,条件简陋,就穿着军大衣进山;没有任何关于高海拔气象信息的资料,就提前一年在珠峰脚下建立气象站;突击到“第二台阶”,在这个碰下一块石头可以直接从海拔8680米滑落到海拔6500米的危险位置,王富洲、贡布、屈银华、刘连满4名队员就靠搭人梯的方式,用自己的双手死死抠着岩石,攀登到顶峰……

从1921年到1938年,英国人用了17年的时间,7次到北坡侦察、攀登,均以失败告终,到达最高的位置就是“第二台阶”。因此,英国人称珠峰北坡是“飞鸟也无法逾越”的。

目前,各地共选派330多支医疗队、超过4万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其中,重症医学科、感染科、呼吸科、循环内科的专业人员就达到了16000多人,可以说是精锐出征、专家云集。

现在还不能盲目乐观,疫情依然严峻复杂,还有卷土重来的风险。为了确保复工复产复学过程中不出现疫情反弹,国家卫生健康委将组织督导组对各省区市预案制定情况、医疗救治力量准备情况、有关保障供应储备情况进行督导。在复工复产复学过程中,如果出现因为防控措施不到位、引发疫情反弹情况,会严肃处理。

制定多种轮换休整方案 保证医务人员旺盛战斗力

“大风口”是指沿山脊向上攀登到C2营地途中,海拔7400米至海拔7500米这一路段,由于狭管效应,动辄七八级的大风很容易造成登山人员失温和冻伤。

1960年中国登山队要登顶珠峰,在当时可以说困难重重。因为他们要从位于中国境内的北坡出发登顶,而北坡早就被登山界认为是“死亡之路”。要从北坡登上珠峰有三大难关——北坳冰壁、“大风口”和“第二台阶”。

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于学军:

比如对四类重点人群实行“5包1”的管理模式,社区干部、社区网格员、社区医务人员、社区民警、志愿者,5个人从不同角度帮助一个重点人员。同时组织各级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党员干部5万多人、社区干部3万多人、志愿者5万多人下沉到社区,开展拉网式的逐步排查。

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

选派核酸检测人员支援武汉

“第二台阶”是在海拔8680米至海拔8700米之间,有一段约4米近乎直立的峭壁上没有任何可以攀附的支点,竖立在通向珠峰峰顶的唯一通途上,这是横亘在传统路线上的最后一道难关,也是一道鬼门关。

国家卫健委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梁万年:

2020年是人类首次从北坡登顶珠峰60周年、中国人首登珠峰60周年、中国首次精确测定并公布珠峰高程45周年。可以说,开展2020珠峰测量登山活动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今年,中国高程测量登山队又一次担负起国家使命,踏入空气稀薄地带,为世人呈献世界屋脊的新高程。60年来,中国登山和测绘工作者先后对珠峰进行过6次大规模测绘和科考工作,而本次珠峰高程测量工作的亮点更是在于技术创新和全新的突破,这次测量出的新高程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高度”,这不仅是攀登精神的延续,更标志着我国科技力量的全面进步,同时也是中国力量崛起的绝佳印证。

从全国疫情态势来看,湖北省和武汉市仍然是疫情的中心,湖北以外的省份仍然要防控可能出现的暴发流行,尤其是随着人口流动的增加,各地陆续复工复产,一些地区就可能面临着疫情的死灰复燃或者反弹。下一步还是要坚决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同时要平衡好经济社会发展和疫情防控的关系。

1975年5月27日,中国登山队9名队员成功登顶珠峰,潘多成为世界上第一位从北坡登顶珠峰的女性。登山队员还在珠峰顶峰竖起了测量觇标,为准确测量珠峰高度发挥了重要作用。当时测得的珠峰高度为8848.13米,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作为标准数据被全世界普遍承认和采用。

甘肃的医疗队经过人力补充后,医生可以做到工作一天,休息一天半到两天,护士工作一天可以休息两天半到三天。重庆的医疗队,医生平均每周的工作时长从50—60个小时下降到现在的25—30个小时,护士每周的工作时长由40个小时下降到20个小时。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

1975年国家组织再登珠峰,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时年37岁的潘多应召归队。登顶过程中,当潘多了解到她是登山队里剩下的唯一的女队员时,她发出铮铮誓言:“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是爬也要爬上珠穆朗玛峰顶峰!”

经过艰苦努力,全国疫情防控形势呈现总体平稳、稳中向好的态势。中国-世界卫生组织联合专家组认为,中国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应对的措施,在减缓疫情扩散蔓延、阻断病毒人际传播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效果。

专家组分析研判认为,零增长并不等于零风险。目前中国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还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仍然面临着反弹的压力,所以还是不能盲目乐观,防控工作丝毫不能放松。

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于学军:

国家卫健委制定了多种医疗队的轮换休整方案,保证医务人员始终保持持续旺盛的战斗力。第一种是在医疗队的内部挖潜;第二种是将近期派出的医疗队与1月份派出的几批医疗队进行整建制的轮换;第三种是把近期到达的医疗队分成几个医疗小组,编组到早期到达的医疗队中,以此拉长排班频次。

防控工作丝毫不能放松